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别闹,薄先生! > 补充番外

补充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2054章补充番外
  
  婚礼结束,叶清秋换下婚纱,需要换另外一套敬酒服。
  
  一套红色修身新娘敬酒服,V领设计,露出白皙精致的小锁骨,和漂亮的天鹅颈,腰肢纤细柔软不盈一握,身材比例处处透着让人艳羡的完美,头发低低卷在脑后,设计过的微卷黑发在头顶像是水纹一样层层叠叠,鬓角发丝垂落自然,款式简单的耳钉点缀在娇嫩的耳垂上。
  
  本就娇白的女人被一身红色衬得堪比白雪。
  
  叶清秋向来很少穿这样艳的颜色,如今看来更是惹眼。
  
  天气已是冬天,外面给她披了一件毛绒外套。
  
  衣服是换了,但是人直接在休息室不出来了。
  
  “我累,结婚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  
  虽然厉庭深刻意给她准备了漂亮又舒服的平底鞋,她还是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。
  
  洛落在一旁无奈,“一辈子就结这一次婚,最后一关了,敬完酒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  
  叶清秋侧躺在床上,纤细的手指扣着洁白柔软的床褥,有点不愿意。
  
  房间门打开,厉庭深走进来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洛落本想开口解释,叶清秋却抬起头,腮帮微鼓,眼睛里带着星星点点的委曲。
  
  “累。”
  
  厉庭深坐到了床脚边,拿起叶清秋的脚放到腿上轻轻揉捏着。
  
  “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些吃的来。”
  
  洛落在一旁提醒,“马上就该出去敬酒了。”
  
  “不用出去了。”
  
  叶清秋眨眨眼,“不敬酒啦?”
  
  “我自己来。”
  
  叶清秋沉默了几秒,将另外一只脚也翘到了厉庭深的腿上。
  
  厉庭深顺势给他按过去、
  
  洛落视线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  
  倒是有点向往爱情了。
  
  男人爱起来,真是要命。
  
  肖楚过来敲门催人,叶清秋收回脚,从床上坐起了身。
  
  “我也去!”
  
  “不是累?”
  
  叶清秋扬眉轻哼,“我觉得,抓住机会秀一波恩爱更重要。”
  
  洛落捏了捏眉心。
  
  的确,他俩只是站在一起,就能把旁人秀的闪瞎眼。
  
  厉庭深抱着叶清秋出了房间门,肖楚旁站着叶泽,叶泽怀里抱着临临。
  
  “爸爸又抱妈妈耶。”
  
  临临今天看起来格外开心。
  
  不过厉庭深看了他一眼,眼神有些莫名。
  
  到了宴会厅,叶清秋吵着要下来。
  
  厉庭深拗不过她,将她放下,叶清秋马上就去抱临临。
  
  “叶泽哥,把临临给我……”
  
  话说到一半,临临已经被厉庭深抱到了怀里。
  
  不知道是不是叶泽的错觉,厉庭深对他有点儿敌意。
  
  叶清秋嘟嘴,“临临……”
  
  厉庭深单手抱着临临,一手牵着她。
  
  “累。”
  
  “现在不累。”
  
  厉庭深将她又揽到怀里,在她脸上亲吻一下,
  
  “我抱也一样,目的达到,你也不要那么累,嗯?”
  
  叶清秋抿抿唇,眼神飘忽,“我有什么目的?”
  
  “你现在想的,难道不是秀恩爱的最高境界,晒娃?”
  
  叶清秋:“……”
  
  晒娃这俩字从厉庭深的嘴里吐出来,倒是莫名觉得违和又好笑。
  
  洛落没忍住在笑。
  
  临临眨眨眼。
  
  好吧,他今天是个小小工具人。
  
  虽说厉庭深是为了满足叶清秋的小心思,但是怀里干干净净,水水灵灵的小娃娃跟他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别人一眼就看得出来,脱口而出的祝福和羡慕倒是更偏向他了。
  
  看着厉庭深那勾着唇角洋洋得意的样子,叶清秋鼓着腮帮子很是不开心。
  
  但听到有人夸她很漂亮,夸她儿子长得帅气,又夸老公如何优秀,她心里也还是很得意啦。
  
  全程下来,倒是也没觉得有多累。
  
  之后单独跟薄景川,沈繁星,殷睿爵等人单独聚在一起吃了饭,晚上便早早回去了。
  
  当了一天工具人的临临吃了饭眼皮就在打架,回去的路上就睡着了。
  
  家里请了佣人,但是厉庭深还是亲自给叶清秋热了牛奶。
  
  结果推开卧室的门,本应该到浴室的女人没有在浴室,而是站在床边,身上的毛绒外套脱了,此刻正抬手解头发。
  
  床上散落着几个盒子,拆了一些。
  
  显然她刚刚是在干什么。
  
  听到动静,她转头看他,被挽了一天的头发也松散开。
  
  柔顺的发因为绾发变得有些卷,一下子倾泻下来,蓬蓬松松散落在肩头,瞬间让厉庭深身体变得紧绷起来。
  
  白天穿着外套他没有太留意,这一身衣服还算得体,但那殷红的颜色,包裹的玲珑身段,娇艳的五官,蓬松柔软的头发,所有的因素组合在一起,优雅柔媚,存心要迷死谁。
  
  可她本人偏偏不自知,随意拂了一把头发,转身拉开衣柜的门找衣服。
  
  厉庭深缓缓走近她,将牛奶放到一旁的柜子上。
  
  “要洗澡吗?”
  
  “嗯……”
  
  她一个音节都没出来,她腰便被人扣住,整个人被翻转了过来。
  
  靠在衣柜上,她入眼便是厉庭深暗沉的眸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