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张氏家族修仙记 > 第一百九十八章

第一百九十八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张涛看了一眼年老修士离开的的方向,并若有所思的想道。
  
  看来和自己想法差不多的,大有人在。
  
  这也难怪,既然敢冒险来山中猎妖,有几位不想着山上的灵药呢?一场火拼是难免了!毕竟外面的灵药实在是有限的很,根本就不够个派分的。
  
  张涛阴沉着脸,原地站立了一会儿后,发苦的想道。
  
  刚来不久就碰的两位心怀不轨的修士,自己这样谨慎小心下还被别人偷袭,而同样的事情,不知在山脉的各个角落里上演了多少起,这让张涛火热的心情,又熄灭了不少!
  
  真不知此次寻妖之行,是对还是错?也许,只要把那瓶灵酒带回去,就能够换取不少的筑基期丹药,根本没必要来冒此奇险。
  
  张涛气馁的想道,隐隐的有了一丝打退堂鼓的念头,毕竟嘴上说的容易,但死亡阴影真的笼罩心头时,还是有点心烦意乱。
  
  考虑了后颗后,张涛还是动身离开了此地,看其行进的方向,仍是冲着山脉中心而去。
  
  在一番思量后,张涛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,知道刚才的那些小心思,只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些借口罢了。因此强打起精神后,再次上路了。
  
  张涛并没有跟在那年老修士的身后,而是另绕了一点的弯路,迂回前进了,虽然那人离去的方向可能有灵药圆。
  
  但张涛并不是担心自己找不到灵药,要知道他的灵蜂最在行。
  
  张涛把所有的灵蜂都放了出来。
  
  这些灵蜂一经飞出,就立即四散了开来,把百余丈内布的密密麻麻,这样一来,这些灵蜂就成了他的天生岗哨,只要一有人接近它们的警戒范围,就会立即被张涛得知,可提前做好应对之策。这种由众多灵虫组成的活警戒网,在警戒上可谓无懈可击,
  
  张涛看着眼前一片巨大的废墟,这里是妖猴炼器的遗址,废墟上面的断壁残垣仿佛还在诉说着当年以前的繁华。
  
  张涛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这山上搜寻了一遍,虽有所收获,可惜远比不上灵药园中的收获,于是决定来这妖猴驻地看看。
  
  张涛走在废墟中间,希望能够有所发现,但心中并没有多少把握,毕竟从妖猴手中是法器就能够看出他们并不是很擅长炼器,果然多次寻找还是一无所获,就算有宝物也被先来的修士捷足先登了。
  
  张涛跟着灵峰来到另一处药园时候,看着眼前脚下几具死相凄惨的尸首,默然不语。
  
  一具尸首,黑色的紧身衣,身材魁梧,手掌粗大,脖颈处有一道细细的殷红色血线,头颅上双目圆睁,满脸的不甘,似乎死得极不瞑目。
  
  另外一具,身材中等,身上血肉模糊,最重要的是,其脸部根本看不出五观,像是什么重物把他的脑袋从后面敲碎了。
  
  其余是尸体也不成人样,根本分辨不出样貌,不过从双方的服饰来看,这些人的服饰分为两个阵营,也不知什么人占了上风。
  
  张涛叹了口气,望着药园一动不动,可心里已作出了定论,并在脑海里,把这二方人一相遇,就大大出手的情景想象出了大部分。
  
  从种种迹象判断,这些人应该是为了里面的灵药起了冲突,造成了一场极为惨烈的大战。
  
  忽然张涛的神色凝重了起来,觉得寒毛忽的一下,全竖了起来。心跳也砰砰的变速加快。
  
  这里竟然还有第三方个人存在,就是这些人取走了储物袋!虽然这此人十有八九,早已离开了此地,但也不能保证这位不正在附近观察着,要不人也不会把这些暴尸在此。
  
  张涛的身形未动,仍保持着蹲立姿势,从后面看去,似乎仍专心于面前的尸身。
  
  可实际上,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已悄悄取出了法器和符箓,,其神念也无声无息的撒了开来,试图找出可能存在的狙击者。
  
  神念探察的结果,没有让张涛意外,附近一切正常,没有异常的灵气波动。
  
 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就是真有人躲在周围,其人也肯定用“敛息术”收敛了自身的法力,自然探察不到。而张涛用神念搜索的用意,只是在打草惊蛇而已!
  
  最起码,让想象中存在的对手,不敢轻举妄动。
  
  而结果也真如他所料那样,要么他杞人忧天,自己吓唬自己,根本就没人在这里;要么窥视者见没机会可乘,一直收敛住气息,不打算出手了,要不灵峰早就发出了警报。
  
  片刻之后,张涛站起来,转过身子向药园,冷眼打量了数遍后,接着一言不发的突然一跃而起,几个起落后,就变成了黑点,渐渐远去了。
  
  当张涛的身影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时,原本安静无比的地方,一阵哗啦啦的声音突然响起!接着两道个纤细人影,走了出来,竟是一名白衣飘飘的少女和一位年老的修士。
  
  这女子看似年幼,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,但相貌清纯,一脸的天真可爱状。在这生杀之地,会出现如此精灵一样的可人儿!真是难以置信。
  
  少女看了看韩立消失的方向,抿嘴一笑,竟老气横生的自语道:
  
  “胆色,心智,还算不错,就是法力差了点,资质看起来似乎问题更大,没有多少潜力可挖。否则等活着出去后,倒是个可造之才!”
  
  “怎么道友起了爱才之心吗?”年老的修士露出了颇感兴趣的神情。
  
  如果让张涛听了这番话,只能惊得目瞪口呆
  
  “哼,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的在下还是知道的,兽神殿的高级妖修应该不会来了。”少女皱了皱自己的鼻子,脸一板说道。
  
  “也不能大意,我们这次合作端了这里,兽神殿不会忍气吞声的。”年老修士神情严肃地说道。
  
  “既然做下了,后悔也晚了。”少女冷冷的回了一句,接着消失不见。
  
  年老修士摇了摇头也不见了踪影。
  
  如果张涛见到肯定会惊呼出声,这分明就是结丹期的修士,也不知为什么出现在此地。
  
  刚刚走下山巅的陆平突然停下了脚步,神识和灵蜂同时预警,再次让张涛发现了危险,在自己前面二十丈远的地方,有一道刚刚布置的阵法,这是有人要暗算自己。
  
  只听见一阵拍手的声音传来,“道友好敏锐的感觉!”
  
  之前在苍山上遇到的那名年的老的修士走了出来,同时出来的还有二名修士,三人分别在三个方向,将张涛堵围在中间。
  
  张涛看看周围的三个修士,他们的关系应该不错,要不然也不会行动。
  
  张涛看向带头出来的海焰门修士,道:“是你?”
  
  此时的,却遇到了最大的危机,在某个狭窄的路口处,被刚刚遇到的老者带人堵住了他的去路,现在他正狞笑的望着张涛,露出一副“你死定了”的神情。
  
  张涛觉得嘴里有些发苦,没想到自己千小心、万谨慎,还是被别人伏击了,而且还是最恶劣的情形,以一对多人!
  
  此时,他所处的地方,环境极为险恶,若不御器飞行,整个地段就只有这一条小路,可通往中心区。
  
  而小路的两边,则全是陡峭无比的险峰,即使是韩立这样身怀世俗武功,轻身功夫不弱的人,也不敢轻易尝试攀登!
  
  至于御器飞行直接从上空飞过,那更不用提了,绝对是自杀的行为,是明目张胆的给人当靶子袭击。没有必要,谁也不会干此蠢事!妖猴在山中并不好惹。
  
  张涛进入此地时,犹豫了好大一会儿,但最终还是没敢抄近路从山峰上飞过,所以只好老实的沿着小路,慢慢徒步而行。
  
  当然,签于此地的凶险,张涛加了十二分的小心,一路上,时刻把神经绷得紧紧的。但就是这样,当他刚走出路口时,还没来的及松口气,没有丝毫的预兆,就被这二位堵住了前后的退路。
  
  张涛看到老者凶恶的表情,就知道此时再耍嘴皮子,那是毫无用处!就先给身上释放了个防御水罩,接着又把玄甲盾祭放出来,手中再扣上法器“青光剑”和仅有的几张初级高阶符箓拿了出来。
  
  老者和身后的那两位,冷眼看着张涛的一举一动,没有丝毫想要阻止和抢攻的意思,看起来三人都信心满满的,自觉对收拾张涛有十足的把握,这才显得如此的从容。
  
  张涛见此,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,暗自冷笑了起来。对方既然如此托大,他自然要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了。于是,不动声色中,移动了下身形。
  
  老者修士邪笑道:“正是,我知道友你不是寻常修士,法力深厚,应该会一些秘术吧,但是毕竟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,我等三人都是各家筑基初期的佼佼者,三人联手,不信打不过你。只是阁下能够察觉到阵法,倒是让我等吃惊不小,不知道友可能为我等解惑?”
  
  张涛突然暴起,青光剑就像一条出海的青色蛟龙,带着呼啸扑去,说道:“到了地下,你就知道了,”
  
  老修士早有准备,将一把羽扇拿在手中,朝着青色蛟龙一扇,一只火鸟顿时飞出,鸣叫一声,向着青光剑扑去,同时将一口小钟祭起,护住自身,叫道:“诸位道友,此人身上至少有数百株灵药,我等共同出手,诛杀此人。”
  
  财帛动人心,老修士一声呐喊,其他二人顿时和他四面围攻陆平,天空中一把飞剑,一条红绫,一把飞枪,再加上老修士手中的火焰扇,三柄法器一起向着张涛攻去。
  
  张涛将玄甲祭在身前,盾牌顿时一变二,二变四,四变八,越变越多,围着张涛不停的转动了起来,将张涛包裹在其中,将三人的攻击阻挡在外面。
  
  三人围着张涛群殴乱打,张涛竭力抵挡,但是还是有不少攻击打在玄甲盾上。
  
  张涛现在的确是落了下风拼力抵挡,但是对方也不敢全力压上,带头的老修士见过张涛击杀青年修士的经过,知道张涛还有手段没有使出来,便提醒同伴稳扎稳打,消耗他法力。
  
  张涛其实有好几种方法瞬间改变局势,譬如他手中有一枚符宝,随便一枚用出,便可以立即打破僵局,只是那些都是保命的东西,不到万不得已张涛不愿使用,况且那些不是自己实力的真正表现,张涛现在就想着凭借实力和这三个人大战一场,然而山中危险重重,况且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收集灵药,若是这一战托的时间长了,好处就可能让别人得了去,于是张涛犹豫着到底用哪一种方式来结束这场战斗。
  
  就在众人迷惑不解之时,两道冲天的剑光如同两道冲破堤坝阻拦的洪峰,向着他们攻去,瞬间又化为无数的剑雨落下。
  
  使用飞枪的修士猝不及防,只感觉到一道巨浪将自己的飞枪拍飞了出去,紧跟着一道巨浪又将自己防护法器冲了个支离破碎,就在自己转身要退去时,第三道巨浪又席卷而来,顿时感觉脑袋一轻,一阵天旋地转,他居然能够看到自己身后的景色,随之便失去了知觉。
  
  其他两人看到张涛翻手之间就将自己一方的一人格杀,心中都是一沉,为首的老修士高声道:“此人厉害,大伙手中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宝贝,这个时候不用还等何时?”
  
  当张涛在血时,,整个山脉中的第一次杀戮高潮。
  
  各种厉害的角色纷纷露出了獠牙,开始对附近的弱小之人进行了大清洗,越是靠近中心地带的地区,杀戮就越发的频繁和血腥
  
  当然,偶尔有实力相当的“高手”碰在了一起,也会非常默契的视若无睹,擦身而过,现在还不是他们火拼的时候。
  
  说起来,禁地中的各派弟子,大体上可分为三类人!
  
  一类是实力极弱,功法筑基初期层的人。
  
  他们进入禁地的原因种种不一,要么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是被逼而来,要么是怀有侥幸的心里,打算混水摸鱼,但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何,却都是处于血色试炼的最底层,只能扮演着被别人杀戮的角色。
  
  往往禁地的第一天刚过,除了最机灵和有特殊自保手段的几人外,这类实力太弱的人就会被别人清除的差不多了。
  
  当然像韩张涛这样,能依仗异宝直接和其他狠角色硬拼之人,可算是个例外!
  
  第二类人,是像络腮胡子这样,法力不弱,但又自视综合实力远不及其他高手,自知得到灵物无望之人。他们不愿和禁地内的顶尖高手拼命,去谋取什么灵药,却把注意打到了第一类和同类的人身上,意图借此良机杀人抢宝,闷声发大财。
  
  这些人在血色试炼的前两天比较活跃,但从第三日起,其中的胜出者会自动在禁地中销声匿迹,不再现身了。
  
  因为他们很清楚,后三天是“高手”间的疯狂对决之日,在此期间碰上的话,他们这些实力中等之人,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  
  当然,其中也有一些自大或对自身实力认识不清之人,会一头撞进争抢灵药的漩涡之中,而落得个尸骨全无的下场。
  
  不过大部分人,还是见机的早,抽身的快,往往是血色试炼中生还最多的一类人。而那些实力强大的人,却纷纷惨死在了前面,这不能不说是个讽刺。
  
  最后一类人则最少了。
  
  他们是金字塔的最顶层,是各派进入禁地的最精锐子弟,是真正被各派上层寄予厚望之人,至于其他的同门,则顶多是引开他派注意的炮灰而已!
  
  这部分精锐,法力深厚,还配有威力惊人的顶级法器!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,就是击杀其他各派之人,夺取足够多的灵药!
  
  而这第一次大规模杀戮的开始,就是在他们的默契下不约而同进行的,为的就是清除掉想浑水摸鱼的杂鱼类角色,免得被这些人妨碍了手脚,另生枝节出来。
  
  并且,他们对有人早一步进入到了中心区的事实,并不急躁和惊慌。毕竟进的容易,但想带着灵药从中出来的话,那可就难了!
  
  杀戮一直在进行着,但因为韩立离中心区还有一段距离,所以没能波及到正恢复法力的他。
  
  但是其他的弱者,可就没韩立这么走运了,有许多被迫卷入到了杀戮之中,正想要苦苦挣脱出来,好保住一条小命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